pt电子游戏

华铝涅槃重生记:一家国企一个甲子的变革

2017-03-30

    浙江在线3月30日讯(浙江日报记者 祝梅 市委报道组 王寅锋)2017年3月29日,浙江华东铝业股份有限公司正式转型生产光学膜。这个原先华东地区最大的电解铝冶炼企业关停4年后,在新的地址、新的厂房开启了新的征程。

    从1958年建成到现在的跨界转型,这家诞生于计划经济时代的国企几次站在变革的路口。华铝近一个甲子的历史里,有挣扎、有抉择,更有今天的涅槃重生。

    挣扎:风光过去时

    兰溪城郊西路,华铝的老厂区里,一条铁路静悄悄横亘着。

    这条铁路是用来为华铝运输铝冶炼的原材料——氧化铝的。华铝的前身是浙江铝厂,始建于1958年5月,当时是冶金部直属企业。它的落地,是国家“二五”计划里新安江水电站配套的重点项目。

    “当时温州平阳有国内最大的明矾矿,化工企业加工的副产品正好是氧化铝,再加上水电站的电能、武义的萤石资源,资源、交通、电力、原材料都是齐全的。”退休总工程师冯少峰印象最深刻的是,那时的华铝食堂大敞着门,员工的毛巾、饭盒都有专属的位置。“柜子都不锁,那种安心感,现在是难以想象的。”

    对兰溪人来说,华铝便是当地的“杭钢”。从医院到学校、菜场,那时的华铝宛若一个小社会,最多的时候,员工有6800多人。此前,电解铝在全国的总产量不到40万吨,几乎依赖进口,华铝引进了当时国内最大型的电解槽,电流达6万安培,在国家“优先发展铝”的政策下,华铝形势向好,还在深圳、上海等地设了办事处。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华铝缴税占兰溪全市总税收的近25%,当地第一家三星级宾馆——兰江大厦,也是华铝投资建设的。

    冯少峰1971年就进入炼铝车间工作,他清楚记得那一年的电价是每度3分8厘。对电解铝产业来说,电力成本要占到整个生产成本的一半以上。“当时的华铝是兰溪的用电大户,最多时一年要用掉22亿度电,比武义和磐安两地的用电量加起来还多。”兰溪市经信局局长童永生介绍说。

    也正因为此,电价成了主宰华铝命运沉浮的关键因素。2006年9月,国家发改委规定禁止各地对高能耗企业实行优惠电价。华铝的一份执行电价说明中记载,2007年12月25日起,华铝的电度电价为0.402元/kwh,2008年7月1日变为0.423元/kwh。到2011年1月1日,电解铝的电价优惠已全部取消,华铝的执行电价为0.492元/kwh,是全国铝行业最高的电价之一。

    华东铝业副总经理李炜明印象最深的是限电。他回忆说,厂区周边的不少居民区都在拉闸限电。“能停的用电都停了,大热天,我们给空调贴上封条,全力维持生产正常运转。”李炜明说,即便这样,他仍逃不出来自生产的压力和社会上的议论。

    不同于其他行业,电解铝项目一旦停下,昂贵的生产设备就会损坏,再难启用。李炜明说,当时,不少生产企业都停二开五、停三开四,像水泥厂这样有销售半径的,停了停,市场价格反倒回升,而华铝一边保供电,另一边却因为电价的持续上涨和电解铝行业的产能西移逐步失去市场竞争优势。

    抉择:跟上新节奏

    华铝的电解铝生产线,直到2013年年底才算正式停下。

    1994年初,华铝顺应兰溪市推进的国有企业产权制度改革,最终由兰溪冶炼厂更名成华东铝业;1999年,中国华能集团对其进行破产重组,借此机会,华铝进行了一轮设备改造提升,将工艺落后的自焙槽改为大型预焙槽,产能从2.5万吨提至7万吨,随着设备自动化程度提高,员工数降至1400人左右。2007年,华铝又实施技改工程,新建240KA大型预焙槽,年产能提升至15万吨。

    “新设备的运料管道是封闭式的,下料也由计算机控制,以前,车间的工人一出来只剩一双眼,这次改造后,工人们在车间里可以看得清整个厂房,工作强度也降低了。”冯少峰说,新生产线排出的烟气经过氧化铝吸附和布袋过滤,而这些氧化铝可以再次投入生产,通过循环降低成本。

    事实上,华铝从未停止过从内部降成本降能耗。最开始,企业做了产品延伸,在2004年上马铝合金项目。这种材料主要用于汽车轮毂,每吨利润要比生产纯铝高800元到1200元,生产成本却比纯铝低。“那时候,不少地方的电价还不到2毛,我们要用更低的成本去争夺利润空间。”冯少峰回忆。

    更大的创新,是华铝在国内率先应用“新型阴极电解槽技术”,将铝液交流电耗控制在每吨13201kwh。“这个水平要比全行业低一千多度,当时,华铝的单位能耗是全国最低的。”冯少峰曾在东北大学念书,也是他将这项技术“牵线”到了华铝。通俗来说,这项技术通过磁场感应的变化,缩短了铝液在电解槽内的波动距离——跑的路少了,能量消耗也就少了。

    经过一年多的试验,2009年,华铝的生产线上全面应用该技术,次年,这一技改项目被列为国家科技成果转化项目,获得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科学技术一等奖、浙江省新材料新产品新技术项目一等奖,2014年又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这是华铝的第二轮辉煌时刻,当时,中国铝业、美国铝业、挪威海德鲁铝业、印度铝业等世界铝业巨头纷纷前来参观考察。到2011年,华铝仍能维持收支平衡,那一年的产值达47亿元。

    2012年6月起,华铝的执行电价已达0.589元/kwh。“停与不停,都很痛苦。”李炜明苦笑着说,从国际上来看,电解铝行业也有过一个转移过程,“在浙江发展电解铝已经不符合时代发展方向了。”

    寻求转型方向时,与华铝谈合作意向的有国企,也有民企,所有人的目的都一样:找到好项目,挖掘新的发展空间。最终,在2013年7月,两家中国500强企业——pt电子游戏联合红狮控股集团重组华东铝业,其中,pt电子游戏占股75%,红狮控股集团占股25%。

    涅槃:转身进行时

    2017年3月29日,兰溪市经济开发区创新实验园,华铝的新故事在这里开始了。

    产业园地处低丘缓坡地段,占地面积和老厂区差不多,有1000亩。这个用地规模,在兰溪市并不多见,这个高技术、高附加值的光学膜产业,兰溪也从未有过。

    选这个产业,既是pt电子对自身化工业务板块的战略部署,也让兰溪看到了工业转型的机遇。作为新材料,光学薄膜主要应用于手机、电视、平板电脑等液晶显示器的背光模组中,已成为国内市场的“刚需”,但技术受限,目前仍依赖进口。根据市场调研,pt电子游戏投资全球第四大偏光片生产企业台湾奇美材料,并控股全球第二家TFT增亮膜生产企业台湾宏腾光电有限公司,计划打造光学膜全产业链。

    要吸引项目落在一个没有产业基础的地方,难度不小。华铝的转型,得到了省市各级政府和相关部门的重视和支持。省财政分两年划拨到位了3亿元电解铝生产线关停补贴,金华市政府及兰溪市政府的主要领导多次与pt电子游戏接洽。最终,华铝光膜产业园项目花落兰溪。

    利用pt电子的平台、资本优势和兰溪的区位、政策优势,引进台湾等地的专利技术,华东铝业购买土地建设厂房、公用建筑及配套设施,并入股新引进的项目。当地政府不仅在政策支持方面下功夫,对台湾技术人员到兰溪的衣食住行也落实配套。“我们正在谋划打造一条台湾风情街,要让这些技术人才引得进,更留得住。”童永生说。

    目前,产业园已落户浙江锦辉光电材料有限公司实施的年产7200万平方米液晶屏背光模组增亮膜项目和浙江锦宏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实施的年产3000万平方米TFT偏光增亮膜项目。两个项目分别被省发改委和经信委推荐列入国家重大建设项目库,兰溪市政府与pt电子游戏共同发起设立产业基金。其中,总投资10亿元的锦辉光电于去年3月29日正式土建施工,在一周年之际正式量产,全部投产后预计可实现销售收入15亿元。今年预计可实现产值4.5亿元左右。

    31岁的黄亚斌经过转岗培训,如今的身份是锦辉光电品保部负责人。材料工程专业毕业的他2009年进入华铝,2013年到2016年年初作为技术输出人员前往宁夏,在pt电子控股的锦宁铝镁公司负责铝合金生产线运营。重组之后,华铝的老班底分批前往宁夏、内蒙古等地做技术输出,其在电解铝行业上的经验、市场资源,如今已在西北地区开枝散叶。

    冯少峰也曾去过产业园新址,当年,华铝曾在这片土地上谋划过40万吨的铝板带箔加工项目,但最终因市场行情低迷作罢。“华铝探过很多路,这次转型的步子迈得很大,产业的更新换代速度也很快。”退休后,他每月往返于杭州和兰溪看病,很少回到华铝老厂了。如今,老厂区的土地已被政府收储,其中一部分被列为省级文保单位,将以工业遗址的形象呈现。

    一子落满盘活。根据规划,产业园还将继续吸引上下游产业项目,兰溪市也将以产业园为核心载体建设光膜特色小镇,打造新兴产业高地。在这片挑战与机遇并存的新空间,新老华铝人的故事还将继续演绎。

浙江日报华铝涅槃重生记2017.3.30.jpg

?